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布 衣......

让文字散发茶香----个人文字,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非著名人士, 非头号危险人物, 非社会闲散人员

网易考拉推荐

雪在飞  

2014-02-21 20:38:56|  分类: 随 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刚刚放亮的清晨,开始飘起了白雪,城池寂寥,岁月之履在雪花边缘消散,我凝望这不为人知的一切,不知如何。

站在这合理而又现实的季节里,浅薄的柔情里包裹着冷峻的思想,洒下热泪的人,怀抱旧琴,等待远在天涯的慰藉。

熟记下虚幻年年的面孔,有些成为血液中隐隐作痛的记忆,在这不被称道的黄昏冷意里,停留在雪中的人如风化游离千年的岩石。

是什么,让因爱转身的人,注定永远不能再度奋起,成为夜光中的闪烁,坚硬的沙砾,迟缓之手,无法再次挥动生风的勇气。

多事的鸟把足印停滞在墙上,苍老的月华奔流成水,而此刻,欲望灼人,渐绿的杂草等待着跳跃,他们说,春天,总会来的。

看云的人,熟悉很多种天气,当到处阴霾,只能置之度外,两袖风清,一肩霜白,看云的人,发现从没看见过自己。

和我一样心境的人,忍受着该有与不该有的消磨,寸寸风声,撕裂不堪一握的草叶,无法更改的灵魂,无处可以谈论。

再复杂的皱纹里也是简单不过的人生,记录这些的只不过是些劣质的文人和无味的字眼,保存的只是最后的饥渴和最远的慰藉。

终年,一切都恍如一道门,一直在努力认清,门内的自己和门外的他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1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