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布 衣......

让文字散发茶香----个人文字,谢绝转载

 
 
 
 
 
 

有花的季节

2017-5-24 9:05:59 阅读29 评论0 242017/05 May24

样的季节,所有的花瓣都与时间有关,所有的灵魂都带着情绪,繁华与殒落,芬芳与追忆,又到把心逼至尽头的午夜,注定又是无眠

前夜满怀虔诚撒下的苔藓,至今仍在寂静,满屋零乱的身影,我驻足蹲在地上,思量着今生,我曾抚过谁的青丝,我将面对谁的白发

然后,独自守着虚构的苦痛,翻阅已任的苍茫,灼人的静谧,象针管刺破肌肤,从最初的刺痛,转为惭惭的麻木,直至最后的安定

生涯漫漫,有人想擦掉从前的经历,难料岁月的无常,分与合,合与分,纠结着幸福与卑微,绕过欢笑与泪水,去学习最终的告别

值得漫步的梦境如诗展开,平淡的灵魂,掌握着最终的美丽,驶过凌晨的高架,子夜不懂风情,总象夜中逃离的冷风,深入骨髓

玫瑰盛放,一如高尚的灵魂,散落着尖锐的警觉,在某人似家的阳台上肃穆,任飞岛掠动寂静,活着,坠落,消失,美的清绝,美的不要理由

倘若,真要在这有花的季节找些脱俗的话头,能想起的是:敬畏幸福,回顾活过的所有潦草岁月,脂粉从城市的面具脱落,夜中总有人哭泣

曾将零星的骄傲撒满空白的纸上,写下一些纯美的句子掩盖真实,带着惊恐与幻想活着,然后,在某个角落缝补伤口时,敬畏中感受着生命

难道你们都不曾苟且过吗,原以为幸福的东西,暗蛀着灵魂,有谁,在那些喘息的骨殖上,辨认过终将成为过去的名字,有谁,想过

旷日茫茫,我只能救自己,从琐碎到伟大,瞬间到永恒,不隐不露,不偏不倚,苍茫的感慨中,没有什么比天堂更高远,于是,不敢幸福。

作者  | 2017-5-24 9:05:59 | 阅读(2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回忆无绪

2017-3-21 16:33:26 阅读50 评论1 212017/03 Mar21

夜色艰难,负重的灵魂散落在天堂的背面,落叶成堆,枯骨呢喃,心在聆听着灵魂的沉吟。

上天原本就是这样,让我们用一生的光阴,懂得取舍,学习得失,待明白之日,恰好残烛耗尽,灰飞烟灭。

远方远呀,就象夜中的你到天亮后醒来的距离,每一个结束都是一个新的开始,风雨陈旧,回忆新颖。

水仙在一泓静静的安慰里,干净得忘记自己,这宁静与雅致的生存,平淡的旋律,在花开之前,并没有固定的模式。

秋天从树梢滑落,冬日遮住最远的身影,我在西风中的呼唤,却不小心碰碎了天色,握紧掌纹,关闭脱口而出的低语。

盛夏可能就在不远处,尽管此时,夜雨声伴着心痕,泠泠彻夜,冷意残梦,忙乱的手,温柔被捏疼。

被风声喊醒的灵魂,穿行于午夜的梦中,从夜色的空寂,到跃起的晨昏,从最远的山野,到最近的残灯。

我在谁起伏的梦境里,我是谁的思绪,旋转的幻影中,我在回忆什么,停留在忘却宿命的春季,此刻,停止。

醉意暗影,呼吸彼此,起伏喘息,这进入的情节,覆盖着时间,入睡已久的人,在现实的边缘不肯离去。

此时,阳光斜洒入窗,天空并不高远,一切都在眼前。我在接近什么,或许,这就是岁月。

作者  | 2017-3-21 16:33:26 | 阅读(50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独自听雨

2016-10-12 9:58:46 阅读90 评论2 122016/10 Oct12

昏的残阳,拖着一缕最后的水芒,在路上,有风经过这个城市

走过幽暗的街角,我听到鸽子的低呜,纯美干净,无比柔情

蒙雾的天空,散发出幽微的暮霭,这样的密云比清朗的天空更美

以忧郁的情怀,凝望西天,风中的树林做出恋情的姿势

钟声,在江对岸响起,钟楼都好象震的宛如花枝摇曳

广场上,凝止着舞倦后的寂静,在青紫映耀的暮色里走向城市

年深月长,剥落的苦乐掩淡短暂生涯,我,在泪水中已感慨过了

雨滴恋上秋日,足迹瓜分泥泞,将纸落入夜中,工整的写下一些文字

此刻,天空硕大,高远幽深,却容不下,那些最为短暂的谣曲

在我残存的记忆里,幼年如此灰暗,被无数次的撕裂,蹂躏,耗尽

思绪入夜,象轻盈的蝴蝶展开巨翅,飞进不知深浅敞开的门里

作者  | 2016-10-12 9:58:46 | 阅读(90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这个七月

2016-8-8 9:24:18 阅读67 评论2 82016/08 Aug8

你,在北方的夜色中望月思空,我,在南方的阴雨里思绪如飞

歌唱夜色,奔跑中,挥去了长痛短痛,忘记了苦心孤诣,只需要用心,保持呼吸平静

今夜此时,你在不远处,安静注视,无需理由,我愿意出示,内心最细致最温暖的感激

这个城市,太过的绚烂刺疼夜色,我,只作一个安静的跑者,细心搜寻着路上百年的风俗与希冀

一个人,不可能只拥有一种人生,一种感悟。一个人,不可能只拥有一种经历,一种苦痛

许多作惯的梦不再是梦,那是刻入骨肉的幼年,黯淡已久的心事在夜中闪现,而碑铭上已经刻好名字

我血脉相通的人,再也不会醒来,心事藏于尘土中,幻觉在空旷的漠视里,独自摇曳,此时鸟声穿越四季

这片有记忆的土地,比生命更短比岁月更长,一片云飘过,便是千种回忆,但我连出生都无法记清

乡亲的眼里,含着为我苦痛的泪水,没有人能狠下心,再让我知道更多的从前,我开始安慰众人

凝视远方,装作很平静的样子,独自回想最初的缄默,真正的叹息埋于心底,真正的悲痛没有痕迹

苍凉的身世在我,季节清褪了花期,细读掌纹,似水流年,你看,过了一季,转眼,又过了一季

作者  | 2016-8-8 9:24:18 | 阅读(67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旧事

2016-6-12 14:29:06 阅读108 评论3 122016/06 June12

夜中,空灵的歌声来自一个叫陈粒的姑娘,她漫不经心的唱着

“如果死后所有人与所有人相见,那么死亡还有什么魅力可言

如果拒绝一条路与另一条路重叠,那么相见才会值得认真说再见”

我在想:

如果每一次的离别都是不可能再见,那么再见还有什么值得渴望

如果灰色只是让记忆永远伴着时间,那么活着才会值得期待去改变

远行的路上,保持简单平静,我抚摸着满地的脚印,出发,到达,寻求,舍弃

身影在曲折的诱惑中慢慢淡去,我能选择什么,出生?幼年?经历?还是记忆

短暂的人生看似绵长,如同此时梅雨后的黄昏,只是躁动如旧的欲望,放慢了前行

偶尔抬头,望不到长天大漠,掌间凝望,注视时间的深处,细听某种难以捉摸的声息

而生命,如此的简单平实,活过了这么多年,我已经没有理由简单平常的理解自己

因为你离去的缘故,自幼我就在编织一生一世的温暖,用于在寒夜和落泪中御寒

许多的梦,是在月光下睁着眼睛作的,这样容易看到天堂中的你对我可能有的一丝在意

西风里,我卑贱的骨肉,坚韧不屈的肩荷一天的暮色,我在学习,怀念你的时候,懂得怀念自己

收集一缕缕风声,独自整理累寸不已的时间,只为能在生死离别的挥手中,虔诚的感激生命

空山的岚烟为谁飘动,谁人的心孤立荒野,远山,一脉残阳剪落枝影,草木终枯荣,天地相拥

你离去后的日子,我不得不学习,热爱自己,星空闪耀中,回忆我或你们终会黯淡消失的名字

----写于端午

作者  | 2016-6-12 14:29:06 | 阅读(108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上海市 浦东新区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非著名人士, 非头号危险人物, 非社会闲散人员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